男友把我送給老房東只因交不起房租
時間:2015-03-01 23:49 來源:互聯網 作者:娛樂 點擊:
  真是個老色鬼!”我氣呼呼的說。“怎么了,親愛的。”程朗總是吊兒郎當的模樣,這也讓我很是郁悶。“我是你女朋友,一點兒都不關心。那個老頭,死盯著我看。”“你好看,他才看的嘛。”不高興的最大緣故,因為程朗并不緊張我。最好沖過去臭罵張彪,至少也要好言安慰我。
  可,他就等我從廁所回來。然后上床,做愛。我怎么就愛上這樣的混蛋呢?才不是什么男人不壞、女人不愛呢!跟了他足足五年,習慣了與他在一起的日子。曾經也鬧過分手,卻依然幾號風球都沒有吹散。差點與父母鬧翻,我硬是跟著他離開故鄉來到廣東。離鄉背井,半年來還是一事無成。
  男人最能耐的地方,要么工作上要么就在床上。程朗過多的精力,似乎找不到可以發泄的途徑。于是,我既是性福的也是不幸福的。“噓,小聲點。”“別掃興!”我好像看到門外有人的影子,可家里實在沒什么可以偷的了。最值錢的,程朗喜歡哄我“你是無價之寶”。可,是不是那該死的張彪?
  張彪,我的房東。看不出實際年齡,五十來歲吧?有些人,他們會未老先衰。他習慣性駝背,然后那小眼睛還東張西望的。最喜歡看女人,女人的胸、女人的屁股。哪怕真看不到什么,也會直勾勾的目不轉睛。經過他的面前,我都會下意識的低頭。不是害羞,是趕緊看看有沒有走光的危險。
  租住這里是程朗的意思,說:“比較靠近市區,而且租金便宜。”沒多了解過行情,也不覺得有多便宜。找工作比想象的難上加難,老鄉介紹的散工也維持不了多久。況且,程朗要面子:“讓我打那些工!”他一臉不屑,我心中叫苦。你以為,你來了就可以坐辦公室。然后喝茶看報,接著數錢嗎?
  我確定,站在門外偷聽的是張彪。但聽,又沒有犯法。這邊剛剛做完,那邊他就唉聲嘆氣的走開。他的妻子早死,他也不舍得拿錢去找站街女。他曾經嘮嘮叨叨:“那些女人,不干凈。”切,還要挑三揀四。男人總有生理需要,怎么解決的不可得知。總之,離他遠點。我對猥瑣男人,很惡心。
  程朗說接到大活兒,幾天都不在家。卻特別奇怪的帶走很多行李,最后還反復交代:“我這么做,都是逼不得已。你要諒解,別怪我。”有啥好怪的?大半夜,我睡得迷迷糊糊。感覺有人在摸我的臉、我的肩膀,最后伸進了被窩。“程朗嗎?”不是,我聞到了臭臭的跌打味。張彪,是張彪!
  “你家男人給不起房租,你現在是我的人了。”不可能,不可能!
  無法反抗,他的話更是五雷轟頂。我被出賣啦?夜幕,掩蓋一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