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生難忘的換妻經歷,心里怪怪的很刺激
時間:2015-11-16 10:18 來源:互聯網 作者:淡無鹽 點擊:
  妻子交換之后我的心里也蠻怪怪了的,不過很刺激......
  第一次嘗試..........
  老婆剛開始打死也不肯做這事情,還罵我變態,,,,我老婆很漂亮
  我也有點舍不得讓別人干...但是那種誘惑有刺激了我..
  我百般引誘,才說服田馨同意這次「游戲」,本以為她出來就會笑著罵我犯賤的,想不到現在她一言不發.當然,這個「游戲」只是讓田馨去和別的男人跳
  跳舞,做出些稍微親密點的動作.真要她和別的男人上床,別說她不會答應,就算是我自己恐怕也會抄刀砍人的.
  田馨性格比較獨立,答應這個荒唐的「游戲」,估計完全是她一貫的好奇心作祟,而不是出于對我的依從.女人的好奇心能量也是很大的,想當初只要有人
  對她的美好身段報以欣賞田馨就會對此人深惡痛絕,結果婚后被我這個色狼誘導了一年多,如今偶爾也會羞赧的[email protected]來點新姿勢.
  把車子泊進車位,我忍不住了,問到:「甜心,怎么樣?」
  「什么怎么樣?」田馨臉更紅了.
  「剛才……」
  「你這條犯賤的大色狼,這種事人家怎么好意思說!」 .....
  「說嘛,反正最重要的一步已經做了,就把這個游戲做完算了……」
  ……
  經不住我軟磨硬泡,田馨低著頭輕輕地說:「進去之后,我就在一個桌子旁邊坐下了,后來幾個人來邀請我跳舞,我又緊張又怕羞,都沒答應.就這么過了
  大半個小時.」
  「這些我都瞧見了,揀重點的說,主要是跳舞的時候.其實主要是那幾個人儀容不佳不合你意是不是?」
  「死人!我不說了!」不知是不是被我點中,田馨有些生氣了.我又賠禮道
  歉,磨了一陣子嘴皮子,才把她安撫下來.
  「那個人你也看見了,他邀請我跳舞,我就去了.」
  「那個人?你連名字都沒問?」
  「是不是還要交換名片!」田馨瞪了我一眼,「都是你!要我打扮得性感一
  點,他準以為我是啥呢!」
  ....
  「不過是稍微薄了一點嘛,肯定不至于認為你是那個啥.要是你穿個工作套裝去,那這游戲就沒得玩了,跟平常交誼舞會有啥區別.接著說,詳細點嘛.」
  過了一會,田馨終于鼓起勇氣說:「跳著跳著,他就把我摟得越來越緊了,似乎有意的壓我的……胸部.」
  說完她扭頭看我,我想她一定看見我雙眼放光.我想象著她飽滿的乳房在陌生男人的壓迫下,變成了兩個圓餅.兩粒嫩紅的@陷進肉餅里,還不斷地挪動著方位.
  「慢慢地,他的頭就低下來了,貼著我的臉.他嘴巴在我耳朵上蹭著,說些
  無聊的話.」
  「說什么?」
  「那……我怎么好意思說.我覺得他在輕輕地往我耳朵里吹氣,弄得我癢癢
  的.」
  我感覺腹下有了點反應.
  「再后來,他的手就不規矩了,竟然慢慢地挪到我屁股上.我很想推開他,
  ....
  還是忍住了.」
  這我也看見了,那個男人膽子不夠大,手其實只是搭在田馨的屁股上,沒有再往下移.田馨的屁股不大,但是不像一般東方女子一樣下垂,而是高高的翹成
  一個美妙的圓弧.每每從背后看到她挺翹的圓臀,我就有和她上床的沖動.
  「你什么感覺?」
  「他無恥地把我往他身上按,他那個東西頂在人家小腹上,羞死人了……」
  我更加激動了,但是田馨羞于細講她的感受.
  「跳了兩支曲子,我就沒跳了.坐到桌邊看見你做了走的手勢,我就跟他告
  辭了.他說要送我,我沒答應.」
  「怎么不答應呢?」
  「他在車里對我動手動腳怎么辦?」
  「車里空間這么小,動不了大手腳吧,怕什么.」
  「怎么不能!」田馨惱于我一副犯賤到底的姿態,讓我用左手撐住方向盤,
  躺倒在我懷里,「這樣,不就可以親到我了!」
  車庫里昏暗的燈光,籠罩在田馨的臉上,她的容貌稱不上艷麗,但是大眼直鼻,小嘴嫩頰,也相當清秀.由于今晚的游戲,特意畫了稍濃的妝,潔白的臉上
  綴著滟紅的雙唇,分外惹火.
  「那就讓他吻吧!」我低頭吻住了她的小嘴,田馨也伸出舌頭,熱烈的回應
  我,糾纏了好一陣子才分開.
  田馨也許被我的話刺激得也很興奮了,呼吸急促,胸脯劇烈的起伏.她對我頑皮寺一笑,一手鉤住我的脖子,把我的右手牽到她的胸部壓好,用挑戰的口氣
  說:「要是他這樣呢?」
  我遲疑了一下,決心把這個角色扮演游戲玩下去.隔著衣服握住她的一個乳球,----揉捏起來.柔軟而又富有彈性的肉球在我手下臣服,我甚至感覺峰頂那一對小豆有硬挺的跡象.田馨很苗條,乳房不大,但是很飽滿,相當于大半個圓球.她的乳房很敏感,往往揉不多會兒@就會硬起來.田馨閉著眼睛感受著胸
  部傳來的悸動.
  「老公,他要是把手伸進去了,怎么辦呢?」田馨繼續挑戰.
  我解開一顆扣子,用手將她的內衣推到乳房以上,只覺滿手軟膩.我想象著那個陌生男人的手正在嬌妻乳房上大肆揉虐,胯下雄風漸盛,手上也逐漸加力田馨的呼吸也越發的急促了,湊過頭來吻我.
  過了一陣子,田馨挑逗般地將我的手拿出來,放到她的襠部.「老公,要是他更過分呢?」
  我盯了她兩秒鐘,狠狠吻住她的紅唇,右手----揉她的@.她的@比較突出,像一個小丘般墳起.那個陌生男人正在侵犯嬌妻的禁地,而田馨逐漸 ----不爭氣地嬌喘,還扭動著小屁股迎合魔爪,過了一會兒,甚至用左手玩弄起自己的乳房來!田馨的身子很容易出水,薄薄的緊身褲襠部漸漸濡濕,她已經意亂情 ..
  迷了.
  

  「老公,」田馨擺脫了我的吻,「我們快回家去吧!」……
  那一晚,我們的感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性愛.
  「今天的感覺真是美妙啊!」我嘆到.
  「真的好美.」田馨也剛從快感中回味過來.
  「甜心,剛才做愛的時候,你是不是想象著是跟那個男人?」猶豫了好一陣子,內心一個念頭蠢蠢欲動,我終于鼓起勇氣問,「說實話,其實我也想象自己
  是他.」
  好一陣沉默,田馨才把頭蒙到被子里,小聲說:「是的.」
  我心頭一跳,那個念頭更加旺盛了,揭開被子將她拉出來面對面:「那下星期我們要不要再……」
  「你玩上癮啦?這種事情,怎么能……」田馨驚訝地問.
  我認真的盯住她的雙目,真誠地說:「剛才我們都很快樂,不是嗎?為什么
  ....要拒絕這種快樂呢.每個人都難免有一些陰暗的想法,把這些念頭釋放干凈,對于我們的感情不是更好嗎?我深愛你,我也堅信你深愛我.這只是一個游戲,平靜生活中的一個插曲,一種點綴.」